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熔喷布价格再遭哄抬,市场监管总局再出手!

熔喷布价格再遭哄抬,市场监管总局再出手!
  • 产品名称:熔喷布价格再遭哄抬,市场监管总局再出手!
  • 产品简介:5月17日,商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音讯称,针对近期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再度暴升状况,商场监管总局组成专案组,赴江苏、上海、浙江、广东等地严查中间商和出产厂家价格违......

产品介绍:

  5月17日,商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音讯称,针对近期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再度暴升状况,商场监管总局组成专案组,赴江苏、上海、浙江、广东等地严查中间商和出产厂家价格违法行为,坚决切断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的违法链条。各级商场监管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对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监管力度,对疫情防控期间哄抬价格、发“疫情财”的违法者严惩不贷、一查到底。

  4月下旬,商场监管总局经过前期头绪摸排,查处了一系列彼此相关的中间商、出产厂家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违法案子。经查,上海中间商马某经过空壳公司从上海某熔喷布出产企业贱价取得熔喷布、纺粘无纺布并高价倒卖,累计获利600余万元。中间商余某某经过马某等多个途径拿到货源后加价进行倒卖,累计获利300余万元。

  商场监管总局表明,上述案子违法景象杂乱,当事人既有中间商也有出产厂家,既有企业也有个人;涉案产品既有熔喷布、纺粘无纺布,也有聚丙烯改性料。当事人违法手法荫蔽,参加哄抬炒作的上下游之间一般不签合同、不开发票,一些中间商与出产企业工作人员内外勾结,凭借空壳公司躲避监管。

  据悉,专案组短期内立案查询9起典型案子。其间,广东江门某无纺布公司案对当事人罚没合计3270余万元。对涉嫌犯罪的4起案子,已移送公安机关。

  自疫情发作以来,防疫物资哄抬价格现象便屡禁不止,其间以熔喷布、口罩机等产品为主。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高同武律师在承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明,在全国疫情突发、防疫用品求过于供的状况下,部分不良商家和个人趁疫情应急防控、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机,逼上梁山牟取暴利。一方面,为了躲避监管,中间商与参加哄抬物价企业内外勾结,采纳不签合同、不开发票,乃至采纳凭借空壳公司的手法,使国家监管部门取证困难,难以确定有用根据施行处分。另一方面,国家监管存在遗漏,未能及时按照相关法律规则准确监管及时处分。

  此前,商场监管总局对防疫物资哄抬价格问题屡次进行严打,并表明“对哄抬熔喷布价格等行为露头就打,绝不姑息”。布置专项查询,安排专案查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也曾在承受媒体采访时表明,要依法从重从快处理这类案子。对触及疫情防控的打乱商场秩序行为,要充分考虑其特别危害性,依法从重惩办。

  高同武表明,定性运营者(从出产到零售)“哄抬价格”的违法犯罪行为,主要是根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分规则》等相关法律法规。疫情防控期间,违背国家有关商场运营、价格管理等规则,奇货可居,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消毒液等防护用品、药品或许其他触及民生的物品价格,牟取暴利,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许有其他严峻情节,严峻打乱商场秩序的,按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则,以非法运营罪科罪处分。

  关于整治现阶段下哄抬防疫物资价格行为,高同武主张,全面布控监管渠道,包含网络渠道(淘宝、天猫、京东、微信等),设置特别投诉通道;线下的实体商铺(商超、药店等)所在区域的监管部门建立专管人员,发现一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相关产品: